三国全面战争1.8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天道初生

作者:槿汐未然 返回目錄

推薦閱讀:都市神級醫圣10026劉子光爵少的天價寶貝神級龍衛總裁大人放肆寵帝國老公狠狠愛桃運神醫隱婚試愛:嬌妻,好甜!

800小說網 www.cpjtd.icu ,最快更新紈绔小魔妃最新章節!

    一念到此,不顧卿玉軒的擊打,全力反撲。

    卿玉軒冷冷一笑,突然一記耳光清脆響亮的抽在左韞臉上,直接將他半邊腦袋抽成了煙霧,“你以為,我現在殺不了你?我只是在索取一些利息罷了!想死,哪里有這么容易的事情?”

    卿玉軒猛地一腳將戰狂踢上長空,身子跟著拔起,在半空中厲聲大吼道,“左韞,今日便讓你知道,什么叫做千古艱難為一死!”

    左韞粉碎成煙霧的腦袋一閃之下恢復原形,獰笑道,“小丫頭,只要你有這個本事,本座倒不介意嘗嘗死的滋味。不過,你若是殺不死我,那我會讓你整個靈君府所有人,都來嘗嘗,死才,是什么滋味!”

    卿玉軒臉色嚴肅,認真道,“你會見到的!”

    突然伸手一抓,手掌剛伸出,突然變成了濃郁的紫色,伸到一半,已經變成了實質的紫玉一般的顏色,到了左韞肩膀,已經幻化作一片紫霞!

    紫霞一閃,左韞只覺得靈魂之中一片悸動,一股毀滅的意識突然傳進了腦海。

    這片濃郁的紫色,似乎便是他的天生克星一般,使他身不由己的想要逃避。

    但,遲了!

    卿玉軒一聲冷笑,刷的一聲,左韞的手臂已經被她掌刀劈落,還未來得及散做煙塵,卿玉軒已經將這條手臂拿在手里,乾坤神訣第九層力量立即發動!

    噗的一聲,遠在數丈外的左韞長聲慘叫,他只感覺自己的靈魂又一次被割裂了一次。

    那條手臂,在第九重乾坤神訣的威力之下,再也沒有化作煙霧,而是化作了一團晶瑩的沙子,散發出朦朧的光彩。

    “玄天流影!”晉天香失聲叫了出來。

    卿玉軒竟然將左韞用玄天流影凝聚的身體再次還原成了原本狀態的玄天流影!

    “不錯,正是玄天流影!”

    卿玉軒緩緩張開手,凝視著掌心的玄天流影,感受著里面奇妙的空間力量和玄異的再生能力,心中也暗暗贊嘆了一句,不愧是天道化身用以彌補空間裂縫的天地奇物!

    卿玉軒緩緩抬頭,刀鋒一般的眼睛靜靜的看著左韞,“左韞,你做下的孽,今日,便是償還的時候!”

    她的手不動,但手心中的玄天流影卻莫名的消失不見。

    在她的掌心之間,卻浮著一團灰黑色的霧氣,霧氣在掙扎著,似乎努力在掙脫卿玉軒的手指,但卿玉軒卻是牢牢地控制著,讓他掙扎不出。

    左韞的身子簌簌顫抖起來。

    不是痛,現在左韞的身體,已經感覺不到痛,是害怕,靈魂深處的顫栗。

    卿玉軒手中那一小團霧氣,正是左韞靈魂的一部分。

    卿玉軒粉碎了他的手臂,歸原了玄天流影,也把他分布在手臂里的靈魂抽了出來,他的手指每一用力,那團靈魂就會痛苦的痙攣一下,而左韞的身體,也就隨著猛的顫抖一次!

    左韞嘶吼一聲,“還給我!”

    突然猛地沖了過來,卿玉軒一聲冷笑,“還給你?”

    突然喝一聲,“那幾千萬人命,又有誰還給他們?”

    手在半空中突然脹大,便如巨大的山岳一般。

    左韞的身體與他的手掌相比,幾乎變作了一只小蚊子那樣大小。

    五指合攏,卿玉軒神情冰冷,乾坤神訣第九層猛然發動,一聲凄厲的慘嚎響徹九天!

    晉天香在一邊看著,不由得目瞪口呆。

    卿玉軒現在所表現出來的神通,已經不是她能夠想象的。

    自己打左韞打了三年,而現在的卿玉軒,竟然只需要一只手,瞬息之間就可以搞定!

    須臾,卿玉軒的手心之中,朦朧的光輝閃爍,玄天流影成片的落在她的掌心,隨即被她收進了獨立空間。

    手心里,只剩下左韞的靈魂!

    連靈魂碎片,也沒有一點逃脫!

    突然左手伸出,迎著左韞,直接彈出一團紫霧,黑霧直接被彈得神形俱滅,露出一團懵懂的白色光團,卻是沒有任何神智的純凈靈魂。

    卿玉軒也不怠慢,直接揮手劃開一道空間裂縫,將手中光團扔了進去。

    隱約之間,還可以看見閃爍星點光芒的河道。

    “晉老,何去何從?”卿玉軒淡淡的問晉天香。

    晉天香一怔,才發現天地雖大,自己竟然無處可去。

    不由一聲長嘆,道,“我……還能到哪里去?”

    一句話說出來,只覺得這天地間充滿了寂寥,心中一片惘然。

    “不如,跟我回靈君府暫住,如何?”卿玉軒道。

    “也好。”晉天香稍一沉吟,就答應下來。

    兩道人影,向著死地森林方向,一路飛去。

    又是一年過去,卿玉軒將乾坤神訣整個運用自如,心有所悟。

    天道消亡,才有異族入侵的結果。

    如今異族皆滅,天道卻還沒出生。

    有那些畫面,卿玉軒自然知道自己便是整個世界的氣運組成,也是新誕生的天道。

    世界的維護和陰陽的平衡,卻也讓卿玉軒忙的腳不沾地,幾乎整個人宛如陀螺一般在運轉。

    不過,后來有千逸的幫忙,卿玉軒也稍微輕松了一些。

    千逸本身就具有陰陽相通的本事,直接就成了亡魂的引路人,天道銷毀,世界崩裂而無故消亡、四處游蕩的靈魂也按部就班的進入忘川。

    殘缺不全或者沒有神智的靈魂是不入輪回的,而忘川卻是補足靈魂和消散怨氣的源頭,只要一切作息起來,卿玉軒也就輕松了。

    而當初六玹界近乎泯滅之下,天道倉促之下關閉了各大種族的通道,卿玉軒也不知道里面究竟如何。

    不過,眼下最為重要的,還是先將九州大陸整個縫補一番,避免異族入侵。

    九州大陸因為天道消亡和世界頃塌,早已經變得岌岌可危,而異族的入侵和天罰凈峰的爆炸更加讓九州大陸雪上加霜。

    卿玉軒各種力量不斷的修復,然后再恢復鴻蒙紫氣,再修復,至如今也不過剛剛過了及格線,九州大陸也再經不起強者的隨意揉捏。

    既然是身為世界選擇的天道,卿玉軒也自然要擔負起自己身上的責任,呵護世界也宛如呵護初生嬰兒一般,忙得跟個陀螺似的轉個不停。

    這日,卿玉軒終于從百忙之中抽出時間準備休息幾天,也讓自己緊繃的心臟松緩幾天。

    也沒跟任何人說,直接留下信紙便拉著楚九嬰度蜜月去了。

    卿玉軒瞇著眸子,揉巴揉巴親親夫君尖尖的狐貍耳朵,又順著狐貍尾巴摸了摸軟軟細細的緋紅細毛,整個人舒服得不行。

    太犯規了,根本忍不住啊。

    “娘子,可喜歡?”楚九嬰,當然,也是楚冥軒,抖抖雙耳,貪婪又癡迷的看著眼前的人,整個人整顆心都滿足得不行。

    雖然身為冥族、妖族及魔族三族的帝君,威嚴自不必說,就是尋常夫妻,如此羞恥的露出敏感地帶讓人撫摸也是不常見的。

    可是,楚九嬰從不在意這些,他在意的,可以說任何人都不知道他對卿玉軒的執著和占有欲。

    當初即便是自己一魂三分也又醋又酸得恨不得將對方碎尸萬段,若不是卿玉軒后面記起了前世記憶,用自己神魂去修復楚九嬰,以此達到三者相融的狀態,恐怕楚九嬰此刻就不是楚九嬰了,而是具有三個人格的人格分裂者。

    一魂三分尚且劇烈的愛意,三者融合更如沸水翻滾,恨不得一天到晚將人囚禁到自己的懷里,那雙眼睛也始終只有自己的身影。

    卿玉軒休假的另一個目的,也是為了這件事情。

    她從來都是感情專一之人,自己不愛的暫且不說,既然是自己認定的人,又怎么會讓他受到一絲委屈?

    若不是丟下那堆爛攤子九州恐怕遲早崩潰,不僅自己和家人遭殃,億億無辜之人更會冤死,恐怕卿玉軒在楚九嬰融合當日就撂攤子不干了。

    卿玉軒摸著又軟又細的毛發,心里頓生憐愛,直接一把撲倒楚九嬰,情不自禁的吻了吻他的耳尖,“歡喜。看著阿嬰就歡喜。”

    楚九嬰耳尖顫抖,整個人都激動起來,雙眸泛著淡淡的濕潤,眼尾胭脂般的緋紅越發旖旎艷艷,癡迷又渴切的望著近在咫尺的小臉,“娘子,娘子……”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三国全面战争1.8